關於益思

關於版主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0/01/22 15:45
益思讀書會:《打不倒的勇者》--曼德拉的橄欖球隊

遠流出版公司請我為約翰.卡林(John Carlin)所著《打不倒的勇者》寫一篇閱讀感想。故事在1995年拉開序幕,因對抗南非種族隔離政策而坐牢27年的曼德拉,剛當選南非總統。雖然種族隔離政策已告一段落,但南非的黑白仇恨仍然嚴重,國家表面統一,實質分裂。

 

受過牢獄之苦的曼德拉,一心所想的並非報復,而是希望以和平的手段,促進黑白雙方之間的溝通與互動。但是該怎麼做呢?1995年,剛好輪到南非主辦世界盃橄欖球賽,他想到可以藉著白人熱愛的橄欖球運動,組成國家代表隊參與這項世界運動盛會,必然可以拉高全民的士氣,讓大家明白,無論過去的仇恨有多深,現在大家是在同一條船上:「一個球隊,一個國家」(One team, One nation)。」

 

當時南非的經濟困難、社會分裂、國家在內戰的邊緣。曼德拉完全可以選擇放棄球賽,尤其這項運動在黑白分明的南非社會中,向來屬於白人,要求黑白雙方放棄成見,同舟共濟,無異緣木求魚。但,坐了近30年的牢,曼德拉仍然沒有放棄自己「彩虹國家」(rainbow nation)的夢想。他的夢:夢想在這個國度中,不分膚色,所有人一律平等、互相扶持。在夢想力量的驅動之下,南非的國家代表「跳羚隊」成軍了,制服特地採用綠色,一個象徵南非黑人被隔離的顏色。曼德拉有夢,也有無比的勇氣,才能刻意顯露這個社會的歷史傷口,攤在陽光底下,希望未來有和解與團結的可能。

 

有些人勇於追夢,有些人卻勇於潑冷水。「跳羚隊」一成軍就飽受質疑,有人說:現在南非社會問題這麼多,何必急於參加球賽? 有人說:這是白人的運動 ,黑人何必要參與? 有人說:綠色是恥辱的顏色,為何要把傷口攤在世界 眼前?又有好多人說:現在有太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參加球賽,忙什麼?......

 

許多的紛紛擾擾,曼德拉沒有懼退,就像他當年面對不公不義的社會制度,也沒有懼退一樣。備受打擊的跳羚隊,也奇蹟似的、一場又一場的贏球,挺進比賽。而有什麼比一場全心全意、團結合作的運動比賽,更能夠激勵南非人民受傷的心?有什麼比一個無畏無懼、勇往直前的領導者,更能夠讓人民知道,傷口可以被撫平未來還是有希望?

 

黑人總統曼德拉,不公不義打不倒他、牢獄30年打不倒他、懷疑和仇恨打不倒他、他的心怎麼這樣堅強,他對待曾經殘忍的敵人怎麼如此仁慈?

 

於是,當我看見這首詩的時候,感動不已,在此與大家分享:

 

 

 

 INVICTUS (打不倒的勇者) --威廉亨利,1875年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夜幕低垂將我籠罩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兩極猶如漆黑地窖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我感謝未知的上帝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賦予我不敗的心靈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即使環境險惡危急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我不會退縮或哭嚎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立於時機的脅迫下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血流滿面我不屈服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超越這般悲憤交集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恐怖陰霾獨步逼近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歲月威脅揮之不去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我終究會無所畏懼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縱然通道多麼險狹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儘管嚴懲綿延不盡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我是我命運的主人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我是我心靈的統率


Copyright IS-Law.com
由 江雅綺研究員 發表於 關於益思 | 引用 (0) | 閱讀(3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