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益思


關於版主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08/12/20 00:29
益思讀書會—賴聲川的創意學
益思讀書會-賴聲川的創意學

推薦文作者:賴文智

你我多久沒有書寫的衝動了?」今天清晨突然被這樣的問題「嚇醒」,忍不住下床打開電腦,把廁所裡的「賴聲川的創意學」放在案邊,開始敲起鍵盤來,希望可以和大家分享這本這幾年來,我覺得最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腦袋裡會跑出一開始出現的問題,仔細想想其實其來有自,昨天天下文化打我請文君訂購的「賴聲川的創意學」送來,因為事務所來了新同學,我覺得應該要把這本書列為本所推薦閱讀書籍,所以,送了珮瑄一本,也放了一本在谷瑛的位置上,當然,還順便問了在辦公室的承慶,「當初我送他的那本,有沒有看啊!」承慶說,「我大概看了一百多頁。」我忍不住說,「我看了三遍耶!」(其實是最近正在看第三遍)承慶說,「如果你把富爸爸那本看三遍的話,那這本我就看三遍。」我小聲的說,「我會認真考慮。」心理就一直在想,怎麼讓大家產生看這本書的欲望呢!是不是該來開一個讀書會?這樣的想法一直帶到夢裡,夢裡轉了不少分享的嘗試,最後跳出這個讓我自己也覺得心虛的問題,所以,除了趕快動筆分享這本好書之外,也期許自己能夠在分享的過程中,重拾事務所創業時的熱情。

 

我還依稀記得二年前在推薦這本書給Ben的時候,Ben隨口問了一句話,「你覺得這本書有什麼值得推薦的地方?」當時一下子答不出來,只是在自己讀過一遍之後,覺得收穫頗豐,心裡就有一股衝動希望和大家分享,仔細想想,一時之間還確實沒有辦法說清楚自己有什麼樣的收穫,而又為什麼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的讀這本書。在第三度拾起這本書翻看的時候,心理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本書其實不是在教我們如何窺探創意的奧秘,而是在協助我們更深刻的認識自己,無怪乎每次讀的時候,都在不同的隻字片語中,感受到不同的收穫,也相信每個人讀起來的感受必有所不同。人生觀的事情,實在是太大、太難以描述,以下的推薦,主要把我覺得跟律師生涯有關的心得分享出來,加粗及底線的部分,是我自己覺得感受最強的片斷,並不是本來書上就劃線囉!

 

美國著名女文學家葛楚.史坦(Gertrude Stein)生前有許多弟子跟隨在側。當史坦臨終前躺在病床上,弟子語帶玄機地問她:『答案是什麼?』史坦停頓了一下,看著他,說:『題目是什麼?』

創意正是如此。自古創意人就像瘋子一樣,吃飽沒事幹,不斷在尋找創意題目,然後,為那題目尋找答案。有了題目,才能努力尋找解答。

我們或許心中想著一些複雜的答案,但如果沒有題目,任何答案都不能算答案。我們可以參加各種課程,學習許多方式來腦力激盪,讓腦筋更靈活,但那都是針對既定的題目。創意真正的深度在於題目本身擬定的過程。題目的擬定不是潛能開發課程中腦力練習可以加強的。這是一個人本身深度的問題、情感的問題、欲望的問題、智慧的問題。

讀到這段的時候,真的是覺得好像心中很多的問題都找到出路,也覺得可以跟律師的執業結合在一起。當我們處理任何事情的時候,若是沒有把要解決的題目釐清楚,又怎麼會有適合的答案呢?不過,由另一個角度來看,似乎我們也經常是預期到答案的困難,而想辦法限制題目,或許題目與答案間的不斷互動調整,正是律師執業有趣的地方吧!

 

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獲得威尼斯影展終生成就獎時,記者問他電影中所有奇幻人物的靈感來自哪裡?他說,他們都是他日常生活中的人物。依電腦的比喻,這些周遭人物老早就深深儲存在他內心檔案庫中,隨時可以被叫出來、融合到不同的構想和故事中。個人創意的倉庫就是心中的生活檔案庫。

人類潛意職的記憶體無限大,潛意職中有無數事情存放、醞釀著,等待取用,其中一切的連結,連貫性相當微妙。為什麼聞到某一個味道,我們立刻會被帶回到童年的某一個情境?為什麼聽到某一首流行歌曲,會帶來某種特定的強烈情續?為什麼見到一位好友,立刻喚起溫暖的感覺、美麗的回憶?仔細想想,這些簡單的感官連線其實相當不簡單,代表著倉庫中早已存放許多材料與訊息,電腦中也已經有很多渠道讓檔案可以串連在一起。

......

神秘電腦不能做的,就是打開或串起來本來不存在於檔案庫中的檔案!

當『靈感』自外降臨,它是一個火花,一個催化劑,而不是一個檔案。外在的故事或事件可能成為催化劑,刺激我們內在的作業系統,但是這些外在故意或事件無法取代作業系統。我們只能靠自己的井來取水。自己的井中有多少水,是自己長年的積蓄。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的思緒很自然連結到當年我常常在說自己對於刑法、行政法沒有「法感」,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有效掌握這個領域的議題。承慶就冷冷地說,那是你從來沒有把時間花在這些領域議題的了解上。仔細想想也是,從大學時代開始,不知道為何心理就有點主動排斥嘗試去理解這些領域,花的時間當然就少,積累的少,就算靈感來了,也很難有什麼具體的產出。另外一個想到的就是之前很多來在問如何準備考試或學習法律時,我常常講讀書或看資料必須帶著問題意識。問題意識就很像是一個自動過濾、分析、整理的系統,可以加速我們對於外在資訊的儲存,並進而在適當的時機,會互相連結、作用而有所得。這也同樣的在書中有提到:

不論內心檔案庫儲存的檔案多麼豐富,我們都必須回來了解它的儲存機制。人並不是看到每一樣事情都刻意地告訴自己:『記住這件事。』然後把這件事歸到心中某個檔案櫃中。這一切不是刻意產生的,而是自動發生的,一般人不會去想這是怎麼一回事。

......

事實上人生就是一場無法停止的累積。從小所累積的一切都積留體內,我們每天、每秒持續累積,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法則,無人例外。......我們可曾問自己,到底在累積什麼?是身上的鱷肪,還是財產,還是債,還是智慧?我們對這一切的累積又抱持什麼態度?既可以無動於衷、一視同仁地儲存所有從感官進來的意象,也可以將所有的情緒、憤努、無奈,分類儲存於心底。我們可以累積永遠無法完成的野心、無法滿足的欲望;可以累積對一個人的努氣,直到變成無法克制的暴力行動;也可以累積善念、善德,以至於在某天見義勇為。這應該是人生選擇,但重點是我們經常累積而不自知,自己到後來並沒有履行選擇的權利。

習性掌控我們儲存檔案的邏輯。根據習性,我們認為重要的事情,別人卻不見得在乎;同樣地,別人認為人生最重要的事,可能對我們一點都不起眼,我們的電腦不會去儲存它。當我們執著於事業的時候,我們的電腦只在乎跟事業有關的一切,所儲存的各種檔案都是從事業的觀點出發。這時候突然要談心靈修行,我們將一點興趣都沒有,除非這跟事業有關。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其實很想跟很多人說抱歉,一直以來,常常習於把自己認為好的事、對的事、應該做的事,企圖強加在別人身上,雖然我想這樣的個性實在很難改變(書裡也說「習性是創意三毒中最強大的敵人」),但至少已經嘗試理解每個人心中重要的事都不同。不過,各位心中是否已經找到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事呢?

 

我喜歡在學生出國留學前問這個問題:當你出國旅行,旅遊結束的時候,是感到世界更大了,還是更小?大部分人認為世界變大是好事,如果我們有世界觀,不管那是什麼,愈探索世界,我們的視野會愈廣大,但因為更理解世界,而非屈服務世界向我們展現的新東西,世界反而應該愈變愈小,更容易懂,更容易管理,我們也更可以將各種經驗分類,類別數量將不斷遞減,而不是遽增。這是我說『愈來愈小』的原因。

如果沒有一個完整的世界觀,愈旅行世界會變愈大,任何地方都必須探索,任何經驗都必須嘗試。這聽起來很迷人,現代人甚至十分嚮往這種生活,讓感官探索的空間愈來愈擴大,世界成為一個龐大的遊樂場。

但『更大』意味著更難管理。如果經驗沒有法則,很容易就在經驗的茫茫大海中迷航。對生命產生無限好奇反而是一種用來滿足感官的藉口。

敏感度是創意的必備條件。要培養創意,只有努力開放自己,接受敏感。封閉的人不敏感。但太開放的人如果缺乏觀點,放任對任何事情感動,就容易變成濫情。對於過度敏感的人,如果敏銳的感官背後缺乏觀點的支援,敏感就成了負擔。

世界觀、人生觀對於我們很重要,許多人的人生看似順利,但總是感到迷網,也不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或許就是因為在這一塊沒有用心去思索吧!我相信自己有一定的世界觀、人生觀,不過,也說不清是什麼?書中有提到一段,「在建立世界觀的所有問題中,最重要就是對『死亡』的看法 這是現代社會經常迴避的話題,但世界觀能否形成,和能否回答這問題有密切關係。對死亡有看法,對生命才可能有看法,有了終極價值,創意才有意義。沒有細心累索這問題,無法建立世界觀。」或許可以提供大家一個思考的方向喔!

岔開話題,書裡舉旅行的例子,我對旅行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偏見,但我很少主動想說要去旅行,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但被動地跟著人家規劃好的行程,倒是樂意得很,也覺得旅行很好玩。不過,看到這一段的時候,突然在想,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在旅行中實踐自己,又有多少人是在旅行中迷失自己呢?

 

回到推薦本書的主題,書裡還談到了許多值得一讀的觀點,除了整本書有一個創意金字塔的結構的介紹之外,在說明有關動機的重要性、如何去標籤(須培養直接看到事物原貌的能力、看到事物因果的能力)、在生活中下多少功夫,會直接反應在最後成品之中、知名導演雪雲.史卓克(Shireen Strooker)告訴賴聲川有關「我知道在舞台上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那段故事等,我都感覺到可以跟自己的人生經驗相結合、產生共鳴或是獲得一些啟發,誠摯地推薦給大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說,我手邊還有好幾本),也期待大家可以分享自己不管是本書或是其他書籍的心得,因為我們是益思(InfoShare)科技法律事務所!

 


Copyright IS-Law.com
由 賴文智律師 發表於 關於益思 | 引用 (0) | 閱讀(3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