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管理與文創事業


關於版主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2/03/05 20:58
再談著作人格權中之「禁止不當變更權」

最近在一場有關著作權問題的研討會上,和與會的朋友談起了「禁止不當變更權」的話題。很多人聽了之後都覺得霧煞煞,認為這種著作人格權真是一種難以理解的權利。

 

我國的著作權法從第15條到第17條一共規範了三種著作人格權:公開發表權、姓名表示權,以及本文所要談到的禁止不當變更權。依據著作權法第17條規定:「著作人享有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致損害其名譽之權利。」從文字來看,著作人可以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等方法「改變」其作品。此種權利在法律領域的討論中出現多種版本的稱呼,除了本文所使用的「禁止不當變更權」以外,還包括了「禁止扭曲變更權」、「同一性保持權」等等。

 

禁止不當變更權所為何來? 

 

法律為何要賦予著作人這樣一種權利?從法律語言來解釋不外乎為:著作是著作人創作之結果,著作人對著作的內容、形式、名目應該有權保持其完整性,不容他人為不當之變更。不過這樣的解釋可能還沒有辦法讓我們真正體會到,為什麼著作被改變可能會傷害著作人的感情,甚至破壞其名譽。在這裡,我們或許可以透過一個古老的寓言故事來加以理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頗負盛名的音樂家,他創作了無數膾炙人口的樂曲,他的作品雅俗共賞,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無不喜愛。有一次,他新寫了一首曲子,公演後得到大眾的好評,也為自己賺進大把的銀子。為了犒賞自己,音樂家到城裡最知名最昂貴的裁縫店訂製一套新衣。當店裡手藝最好的裁縫師為他丈量身材尺寸時,裁縫師一邊工作嘴裡一邊唧唧哼哼地唱著小曲,引起了音樂家的好奇心,豎起耳朵想聽明白這是哪一首曲子。怪的是音樂家怎麼聽都聽不出來,最後他忍不住問了裁縫師:

 

「請問,您唱的到底是哪一首曲子呢?」

 

「唉呀,不就是您最近風靡全城的新作嗎?」裁縫師笑瞇瞇地回答。

 

裁縫師的回答讓音樂家嚇了一大跳。因為自始至終,他都完全聽不出來這裁縫師口中調不成調的曲子,竟是他的得意大作!而且,裁縫師還在曲子中摻雜了許多俚俗不堪的詞句!這著實惹惱了音樂家,他對於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被這樣糟蹋感到非常生氣。不過,音樂家並沒有在神色上流露出任何的不悅;他只是靜靜地付了定金,約好了一個月後來裁縫店拿他訂製的新衣。

 

將心比心,就能體會不當變更他人作品造成的傷害 

 

一個月後,音樂家來到了店裡。他看著裁縫師得意洋洋地為他穿上新衣,不斷地自吹自擂自己的手藝。他也不時地頷首微笑,對於裁縫師的自我讚揚表示贊同。音樂家向裁縫師表示一切都令自己滿意,也爽快地付清了所有的尾款。不過,就在裁縫師準備為他把新衣折起來裝進衣袋時,音樂家做出了請裁縫師停止的手勢:

 

「請等一下,我還有一件事。」

 

「您還需要什麼呢?」裁縫師不解地詢問音樂家。

 

只見音樂家不慌不忙地從隨身攜帶的提袋中,掏出一把預先準備好的剪刀。也不過就喝一杯水的光景,音樂家就在裁縫師的面前把幾分鐘前裁縫師還在炫耀不已的新衣剪成了一條一條的破布。當裁縫師的驚愕轉成了憤怒,他一把揪起音樂家的衣領,怒氣沖沖地說:

 

「你怎麼可以這樣糟蹋我的心血!雖然衣服是你的,但是它是我費盡心力完成的傑作,你這樣是在羞辱我的努力!」

 

此時音樂家輕輕推開了裁縫師的手,冷冷地說:

 

「一個月前,當我聽著你胡亂哼著我做的曲子時,我的感受就和你現在是一樣的。現在你可知道了」

 

這個故事當然有些誇大的成分在其中,渲染的效果也不一定真的反映了創作者的內心情感。但不可諱言的是,許多作品對於他們的創作者來說,確如自己的親生子女一般,對其作品有著強烈的情感存在。可以想像的是,如果作品被他人任意以不適當的方式竄改,作者勢必會受到某種情感上的傷害。這些傷害可能包括作者透過作品想要傳達的原意被扭曲,或是不堪的修改可能足以影響他人對作者的觀感等。但不論是哪一種傷害,這些傷害確實有可能構成對於作者人格權內涵的斲傷,甚至進而破壞了著作人的名譽權。

 

變更他人作品以致傷害著作人名譽,才算侵害禁止不當變更權 

 

法律絕對禁止他人「變更」既有作品嗎?當然不是,各種形式的改編、改寫充斥於日常生活中,也見於各種表達形式的加值衍生利用。所以單純變更別人的作品內容、形式或名目,並不一定會對於作者的人格權內涵產生傷害,也並不等同於「歪曲」、「割裂」、「竄改」別人的作品。但如果我們改變別人的作品後,改變的結果導致社會上一般人對於著作人產生負面的評價,那麼就是對於著作人造成名譽上的傷害了。

 

最後,讓我們來舉個常見的利用他人作品而侵害禁止不當變更權的例子:「斷章取義」。比方說,張三是一位反對核能發電的專家,其一貫的主張是反對興建核電廠,並且撰寫文章從專業的角度評析核能發電的優缺點,並進而做出結論,建議台灣不應興建核電廠。在這些文章中張三從衡平的觀點出發,不但闡述核能發電的缺失,也公允地列出核能發電的優點,例如清潔、減碳等,只是張三也指出這些優點和其缺點相較之下,仍顯微不足道。此時如果有另一位支持核能發電的李四,為文引述張三文章中有關核能發電優點的論述,卻略去有關缺點的評論,並且據以指稱「可見張三也讚揚核能發電是解決能源問題的好方法,值得我國採行」,這顯然已經曲解了張三的本意。而且,當李四的文章發表之後,可能會致使不明就裡的讀者誤以為張三果真已經改變其觀點,由反對轉為支持,甚至因而批評或譴責張三動搖立場。但張三真的有改變其立場嗎?其實並沒有。李四對於張三作品的斷章取義行為,正是這樣歪曲割裂了張三的著作,導致社會一般大眾對於張三的評價受到影響,以致張三的名譽受到損害,因而很可能構成禁止不當變更權的違反。


Copyright IS-Law.com
由 劉承慶律師 發表於 契約管理與文創事業 | 引用 (0) | 閱讀(3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