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關於版主
賴文智律師

許多人說,我是他們遇到唯一一個在messenger對話時,還使用完整標點符號的人。

wenchi@is-law.com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1/12/15 05:12
現行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條例實務執行的檢討與建議—以使用報酬率公告及審議為中心(6)

三、使用報酬率與授權契約範本應一併公告

集管條例第34條規定:「Ⅰ集管團體於其管理範圍內,對相同利用情形之利用人,應以相同之條件授權之。Ⅱ利用人經集管團體拒絕授權或無法與其達成授權協議者,如於利用前已依使用報酬率或集管團體要求之金額提出給付或向法院提存者,視為已獲授權。Ⅲ利用人依前項規定向集管團體提出給付或向法院提存,並得同時向集管團體聲明保留異議。」使用報酬率並非僅有其適用之對象、權利內容及計算方式即可,依據前開條文規定,利用人得依使用報酬率提出給付或向法院提存,視為已獲授權。若集管團體於新增使用報酬率時,並未一併公告其相應之授權契約範本,則利用人所獲得之「授權範圍」為何,即難以確認。

集管條例僅於第4條集管團體設立時,要求集管團體應提出概括授權契約及個別授權契約範本供著作權專責機關審查是否許可其設立,惟集管團體設立後,因為社會著作利用之變化,例如。民國92年新增公開傳輸權後,集管團體新增管理有關公開傳輸之權利,其授權方式及限制,自然與公開播送、公開演出不同,即必須有新的概括授權契約及個別授權契約範本供利用人於簽約前參考。新增或變更使用報酬率有時僅單純是新的計費方式,有時則涉及授權範圍及限制之相應調整,惟無論是否調整與利用人之授權契約,均應使利用人有機會於簽約前知悉,始可判斷整體授權之權利金是否合理。現行法並未就此設強制規範,未來集管團體條例修法時,宜納入考量。

 

四、使用報酬率應明確載明年度概括授權簽約時點

集管條例第26條第1項規定:「使用報酬率自申請審議至審議決定前,利用人就其利用行為,得按照變更前原定之使用報酬率或原約定之使用報酬給付暫付款;無原定之使用報酬率及原約定之使用報酬者,得向著作權專責機關申請核定暫付款。」利用人若係於申請審議「前」之利用行為,依文義解釋即不得透過暫付款之機制,免除其民、刑事責任。此一規定於個別著作利用授權之情形,並沒有任何疑義,利用人本即負有在著作利用前取得授權之義務,惟就概括授權之情形,例如:電視台、廣播電台等,除非利用人已與集管團體簽署複數年約,否則,通常當年度的授權契約往往需要一定時間的談判,各國集管團體的運作也是如此,通常當年度的授權契約在年中簽署即可。

然而,若是在利用人與集管團體進行年度概括授權契約簽約之前,集管團體進行使用報酬率之新增或變更,此時即會發生就利用人申請使用報酬率審議前利用著作之行為,無法透過第26條第1項規定給付暫付款免除民、刑事責任,留下因實務運作慣例所產生之民、刑事訴訟的漏洞。筆者認為此種實務運作慣例雖可透過舉證證明利用人並無侵害著作權之故意或過失而免除民、刑事侵權責任,然而,終究不如透過使用報酬率之附加說明,或是由集管團體自行公告年度概括授權契約簽約期限等方式,促使集管團體與利用人可在更平等的立場進行授權契約之洽商。

 

五、從網路音樂開始進行著作利用現況調查

基礎著作管理及利用現況資訊不足的現象,雖然可考慮透過強化集管團體訂定費率之前階段義務,間接課予集管團體進行蒐集、分析著作管理及利用資料之責任,惟以國內多數集管團體無論對利用人或對權利人端,服務品質都還有相當提昇空間的情形,實難抱以較高期待。就筆者的了解,諸如KKBOX、EZPeer等網路音樂的業者,為解決其本身與權利人之營收分潤事宜,皆已建置其所提供服務之音樂、錄音、MV等之權利管理資料庫,每一次消費者的線上聆聽或下載,皆可有效記錄,建議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應嘗試與這類業者及集管團體合作,在不涉及營業秘密的前提下,定期公布線上音樂利用現況,以及集管團體所管理著作佔該等音樂利用市場之比例,亦可了解目前未委託集管團體音樂或其他著作利用之情形。此不僅就線上音樂相關使用報酬率之審議可產生決定性因素,亦可作為台灣整體社會對於音樂相關著作利用的一環,而為其他著作利用領域借鏡。在累積相當的調查、分析的經驗之後,可再逐漸擴及至其他著作公開利用的領域。

當然,課予集管團體較高的義務,由集管團體負責提供人力、資金投入此類著作管理及利用現況之調查,也是一種促使集管團體間互相合作,彼此協調的好方法,藉由提高集管團體執行管理事宜之門檻,將專業或資力不足以承擔其法定義務之集管團體自然被市場淘汰,亦是可考慮的立法取向。

 

伍、結語

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運作之良窳,體現一個國家著作權環境是否邁入已開發國家,而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運作之核心,則為使用報酬率之決定及審議程序。我國集管條例於99年公告施行後,短短一年餘累積之使用報酬率申請審議案件數量高達26件,其實已直指事後審議制的修法初步的嘗試是失敗了。集管團體無視於集管條例第24條第1項規定,全部未曾在新增或修訂使用報酬率前,與利用人或利用人團體進行協商或聽取其意見,更呈現出若集管條例不就集團團體於使用報酬率公告前應採行之程序,課予較重的義務,將無法達到尊重市場機制的立法意旨。

惟值得欣喜者為利用人及利用人團體之參與,相較於過去使用報酬率之決定重責大任,利用人均委諸著審會擔任把關的角色,事後審議制使得利用人在申請審議時,即須付出相當心力進行準備,不再只是旁觀者,而是成為審議使用報酬率之當事人,確實有助於利用人重新審視使用報酬率決定程序參與之重要性。對於整體著作利用環境而言,這樣的「強迫參與」,其實有助於權利人端與利用人端的了解與溝通。筆者亦期待集管條例能夠儘速在面臨「嚴苛」的社會現實的挑戰後,展開修法或由著作權專責機關適時採取行政指導之作為,讓整體集體管理之制度能夠更有效進行市場機制之運作。

 

現行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條例實務執行的檢討與建議—以使用報酬率公告及審議為中心(1)(2)(3)(4)(5)(6) 


Copyright IS-Law.com
由 賴文智律師 發表於 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 引用 (0) | 閱讀(2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