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關於版主
賴文智律師

許多人說,我是他們遇到唯一一個在messenger對話時,還使用完整標點符號的人。

wenchi@is-law.com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09/12/05 14:38
從德國數位圖書館計畫談國家與企業的角色

從歐洲數位圖書館(Europeana.eu)到德國數位圖書館計畫,歐洲國家對於美國從電影到網路的文化壟斷的反感及恐懼,在Google公司打算把最後一塊文化的瑰寶-龐大的書籍資料,也將之數位化上網後,為了避免在網路環境成長的這一世代,成為歐洲文化斷鍊的一代,跟隨Google公司的腳步由政府資源推動數位圖書館計畫,似乎已成歐盟國家的共識。然而,筆者比較感興趣的是:政府應該與企業競爭嗎?

 

阻谷歌壟斷 德決啟動數位圖書館計畫

20091204 06:58:48    (中央社記者林育立柏林3 日專電)

為了阻止美國搜尋引擎谷歌掃描全球圖書,壟斷網路上的知識和侵犯著作權,德國決定傾政府之力將全國的文化遺產數位化,未來將整合成「歐洲數位圖書館」平台的一部分。

德國文化部長紐曼(Bernd Neumann) 表示,「德國數位圖書館」(DDB)是歐洲對谷歌(Google) 的回應,目的是維繫國家的文化認同和保護著作權,「將文化資產數位化是政府的責任」。他說,「不能讓網路上的書本完全、或者是幾乎由一家私人的公司掌控」。紐曼也強調,德國數位圖書館和谷歌不同,未來在掃描前將先詢問著作權人,過程「留下紀錄而且清楚明瞭」。

 

 

前開新聞報導很有趣,不確定是否加入記者個人意見,亦或是實情確實如此,例如:為了阻止「美國」搜尋引擎谷歌掃描全球圖書,「壟斷」網路上的知識和「侵犯」著作權,刻意將政府和Google公司置於對立的兩端,仿佛政府若不出面主持正義,世界將被邪惡的Google公司所主宰。Google公司是不是那麼邪惡,個人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不過,政府不總是那麼正義,倒是真的,法律某程度就是在限制政府的不正義。倘若將文化資產數位化並透過網路供公眾使用確實是政府的責任,那麼,為什麼不是更早開始做,而是「被迫」因應Google公司的「邪惡」作為,才採取與Google公司類似的途徑,只不過是記取Google公司的教訓,先徵得著作權人的授權再進行數位化與上網?

 

就筆者個人看法而言,德國數位圖書館計畫,從某個角度來看,很像是為Google原先的數位圖書館計畫(Google Library)投下贊成票,表示Google公司的計畫是正確的,只是執行手段不佳。因此,我們可以檢討幾件事,一是數位圖書館計畫是否是政府的責任?二是無論是否為政府的責任,由政府來做會不會比民間企業更適合?三是為何Google公司要採取明知為不適當的手段,僅僅是為商業利益嗎?

 

政府的責任為何?相信有許多的判斷標準,就筆者個人過去對於國家圖書館進行數位典藏計畫的初淺了解,較具有共識的範圍,就是那些早期發行的書籍、非商業發行的出版品、已經絕版的出版品等,這些書籍因為商業利益不高,數位化的可能性低,但又代表某程度的國家文化的積累,故由文化政策的角度來看,國家有義務保存並提供民眾低成本接近(access)的可能性。

 

比較引起爭議的是期刊論文之文獻傳遞服務,國家圖書館過去幾年在來自各方壓力下,仍持續提供此一服務,主要考量也是文化、學術競爭的問題,缺乏運作良善的期刊論文資料庫,除了使研究者必須耗費更大量的時間在蒐集資料而非從事創作活動之外,也會導致國內既有之期刊影響力在其他國家資料庫的競爭下,逐漸被邊緣化,尤其是來自中國大陸期刊論文資料庫的競爭。坦白說,今年發生某業者聯合立委與特定媒體醜化國家圖書館有關遠距文獻傳遞服務之事件後,自2010年1月1日起國家圖書館將停止遠距文獻傳遞服務,未來只剩下經授權的期刊論文可以線上免費提供(不過,恐怕無償授權的比例不到5%),實在令人覺得很可惜。

 

就個人觀點而言,遠距文獻傳遞服務對於全國的研究者而言,都有相當程度的貢獻,未來也只能透過館際合作的方式來設法取得文獻,對於像筆者這種非屬學術機構內的兼職研究者而言,實在是增加了許多成本,但更重要的是,隨著遠距文獻傳遞服務的停止,過去透過遠距服務所收取工本費進行的館藏期刊論文的數位化的工作,若是沒有另行編列人員與預算,也勢必隨之停止,政府的責任為何?實在也是很令人好奇與質疑,個人認為館藏的數位化(未必要對外提供利用)即令遠距服務停止後,仍有必要由國家為之。

 

而屬於政府的責任,是否適合由政府來做,這個問題也不是筆者的專業,不過,就筆者個人意見,有些屬於基礎建設的事情,政府與民間企業,不一定是二擇一的問題,也不一定是要強調政府與民間合作,重複投資有時是必要且有益的工作。以數位圖書館為例,政府所進行的數位圖書館計畫,其執行方式、目標、成果應用等,當然與Google公司所進行的不同,以就著作權的保護而言,或許有些人喜歡授權予政府非營利性地(或許還是會收一點工本費)對外提供服務,有些人則是認為應該要自其創作收取合理報酬(部分期刊出版社在商言商,還是喜歡與商業公司洽商合作事宜),對於使用者而言,或許政府所進行的是影像的內容提供(例如:過去國家圖書館提供期刊論文掃瞄影像而非文字檔),並一定符合某些使用者的喜愛,但或許在某些研究方面,期刊的影像檔案有其重要性,亦或許政府所提供的數位圖書館得透過著作權法合理使用空間提供服務,反而可稍微滿足授權取得不足之困境。但是否代表二者間一定是零和遊戲,筆者不這麼認為,事實上,筆者很悲觀的認為,同樣的數位圖書館或是資料庫,政府不做的時候,除非是有像Google公司這麼財力雄厚的企業願意投入,否則,恐怕使用習慣或服務推廣更為不利,企業所提供的服務也難以短期獲利或長期存續。

 

最後則是為何Google公司要採取明知為不適當的手段,僅僅是為商業利益嗎?這個問題其實筆者想了很久,因為,由Google Library計畫開始推動的時候,許多的著作權爭議已經開始產生,就筆者作為律師的立場,實在很難想像Google公司聘用的律師,會堅持一個明明看起來就是有著作權爭議的計畫是「合法」的?最簡單的答案當然是背後的商業利益龐大,或是可以造成Google公司在競爭上之絕對優勢,故無論是否合法,先做了再說,對外,當然要宣稱這個服務是符合著作權法「合理使用」的規定。

 

然而,筆者個人認為,固然這樣說法頗有道理,但這只是動機,並不足以處理「手段」粗糙的問題,就是以Google這樣大的公司,為何為允許一個「一般人」都看得出來有問題的執行方式?難道Google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先處理沒有著作權爭議的文獻,再與出版社或作者洽談授權,避免合理使用主張在認定上的不確定性,反而直接訴諸合理使用的規定,跳過有關授權洽談的部分,或乾脆生米先煮成熟飯,先數位化再說,之後再來和作者及出版社討論授權或和解事宜?筆者在多次演講時討論KKBox必然面臨著作權訴訟,以及為何法律人不適合從事這類創業活動(因為律師實在太清楚什麼情形會被告,當然,也很害怕被告)時,也了解Google公司這樣做的原因,恐怕Google公司已經評估認為若要達到其理想中的數位圖書館或書籍搜尋服務,由著作權法制的角度來看,最終是無法依賴事前的授權機制達到目的,這才是主要的原因吧!試想,一個十萬首歌曲的線上音樂網站,就已經不可能逐一取得授權,更何況是一個可能數以千萬本計的書籍搜尋服務。

 

所以,雖然筆者並不一定贊同Google公司的做法,也不認為創新服務就取得挑戰既有法律正當性的合法性,但也能體諒創新服務在著作權法制上所面臨的困難。所以,作為應該是最「大器」的國家,如果可能的話,沒有必要把Google公司「妖魔化」(國內其實還好,至少還沒有見到政府機關的發聲,之後也可以適當保持中立即可),事實上,Google公司雖然沒有完全的「Do no evil(不作惡)」,但也沒有那麼壞,可以降低至一般商業糾紛的層級來處理。反而政府應該回頭來思考,是否有盡到其協助企業創新發展的責任呢?


Copyright IS-Law.com
由 賴文智律師 發表於 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 引用 (0) | 閱讀(3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