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關於版主
賴文智律師

許多人說,我是他們遇到唯一一個在messenger對話時,還使用完整標點符號的人。

wenchi@is-law.com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4/07/15 09:33
盍各言爾志—著作權法修正草案之爭議與回應

◎賴文智律師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5106/    (再花了相當的時間回覆網友的問題,若有興趣可以點選連結至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瀏覽)

 

聳動標題的插畫加上知名音樂人的怒吼,似乎又為社會長期的不滿找到了一個「出口」,除了一直被罵的智慧局之外,筆者似乎也必須要為這次著作權法的修法負一點責任,無論是過去受智慧局委託進行的研究案或是作為參與修法討論的委員。因為沒有能力將修法的看法很簡單的繪製成插畫,所以,只好還是用比較不易理解的「文字」就幾點爭議先予回應。

 

一、受雇人職務上完成著作的歸屬-插畫所傳達內容的回應

 

受雇人與自由創作者間最大的區別在於受雇人領取雇用人所給付的固定薪資,而自由創作者則僅能抑賴作品的收益。不過,著作權法對於受雇人的保護在於除了受雇人職務上完成之著作外,雇用人並不能透過契約把手伸到「非職務上完成之著作」。插畫中所描述的狀況(請參[聖來一筆] 壓倒台灣創作人的最後一根稻草「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著作權法修正草案」,http://www.van698.com/thread-157067-1-1.html),除了最後一個畫面談到「發明」,並不是著作權法規範的領域,而專利法亦保障發明人的姓名表示權,明顯有誤之外,其他金曲獎最佳作曲、年度小說創作首獎、台灣最佳漫畫,因為多數的情形唱片公司並不會雇用作曲者從事作曲(成本較高)、學校教授也不會聘用助理從事小說創作、便利商店的店長不會聘用工讀生從事漫畫創作,所以,大部分的情形是「非職務上完成之著作」,這類非職務上完成之著作,從現行的著作權法條文,到修法草案的甲案或乙案,雇用人都不可能取得「著作人」的身分,若是看了插畫而決定反對,大可不必。

爭議較大的乙案的提出,「受雇人於職務上完成之著作,以雇用人為著作人。但契約約定以受雇人為著作人者,從其約定。」其實是為了解決純粹法律理論的爭議,說起來很複雜,因為我國著作權法承認「法人著作」,亦即,法人可以直接當著作人,但是,現行的著作權法第11條、第12條,都是規定雇用人或出資人得與受雇人或受聘人以契約約定成為著作人,部分的司法實務及學者認為這與現行法第21條禁止著作人格權移轉的規定有衝突,而確實參諸美、日的立法,是直接規範以雇用人為著作人,體系上較為合宜,所以,才會嘗試提出乙案。

當然,乙案形式上看起來是對實際的創作者更為不利,但說穿了除非完全立法禁止雇用人或出資人透過契約成為著作人,否則的話,對於受雇人或受聘人而言,這也是社會的現實面。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雇用人既然支付薪水、承擔職務上完成著作是否符合需求之風險,讓雇用人成為著作人以降低後續著作權歸屬糾紛的成本,也符合經濟效益。

 

二、非營利活動的公開利用-為何非營利活動工作人員要錢、場地要錢、音樂卻不用錢?

 

其實非營利活動的公開利用並不是這一次修法的重點,但因為要順帶處理目前有關公開場所單純開機行為的問題,所以,修法的草案相對顯得複雜。我們先來看一下現行著作權法第55條的規定,「非以營利為目的,未對觀眾或聽眾直接或間接收取任何費用,且未對表演人支付報酬者,得於活動中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或公開演出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

修正草案刪除有關「活動中」,其實並未改變本文的適用要件,智慧局立法理由中提出的說明,其實,只是要跟大家說過去智慧局對於現行條文有關「活動中」的解釋,即區分經常性活動與偶發性活動,除了與日本法相較之下增加不必要的要件之外,也容易引發爭議。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樣的條文,想要處理的是什麼樣的著作利用形態。舉例來說,傍晚的學校校園中,經常出現跳土風舞的朋友們,只要一台手提音響,就可以伴隨著音樂起舞;短時間即創下上千萬人次點閱的101快閃合唱綠島小夜曲、茉莉花、望春風、高山青等民謠;白衫軍上街送仲丘時,高唱悲慘世界的台語版。如果依詞曲創作者所主張使用者付費,則這些活動恐怕不是根本不會出現,就是等待著權利人的法律行動。

確實,解釋上非營利活動舉辦時,對工作人員或場地支付報酬並不會影響非營利活動的本質,會出現難道音樂不值得付費的質疑。這樣的立法對於著作權人或許不盡公平,早期著作權法配套有支付補償費用(但也不是權利金)的機制,但因被認為造成困擾而逕予刪除,所以,這不是不能討論的議題。然而,我們要問的是法律賦予著作財產權保護時,是否要允許這類利用行為無需取得著作權人的授權即得為之?還是必須要堅守「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畢竟,著作權法對於著作的保護,可是比場地或勞務報酬強得多,若未取得他人授權利用著作,又不構成合理使用(著作財產權限制),會涉及民、刑事的侵權責任。至少個人認為政策上在符合「非營利目的」、「未對觀眾或聽眾直接或間接收取費用」、「未對表演人支付報酬」這樣較嚴格條件下,允許他人對著作的特定的公開利用行為,應該是已經考量各方利益的衡平。

 

三、附帶利用與詼諧仿作-青花瓷變馬桶,怎能接受?

 

著作財產權的限制(合理使用)對於著作人格權的保護是不生影響,這在現行著作權法第66條(修法草案第79條)都有明確的規範。現行著作權法第17條規定,「著作人享有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

形式或名目致損害其名譽之權利。」若是有人對於他人著作的嘲諷或詼諧仿作,已達到損害著作人名譽的程度,仍然會構成著作人格權的侵害,並不會因為性質上屬於「嘲諷或詼諧仿作」,即可免除此一責任。

至於附帶利用的規範,則是要處理像是街頭拍攝廣告時,鏡頭必然性的會帶到一些既存的廣告、美術等著作,或是到方文山的辦公室錄製訪問畫面時,拍到後面牆上掛著周杰倫的畫作,總不能只要有著作出現在畫面中,即要求須先移除再拍攝。但這樣的規範,並無意去影響現在既有的電影或電視劇的拍攝,這些電影或電視劇的拍攝,許多場景安排、背景音樂等,都有其整體的創作意涵存在,都需要逐一取得授權,不因附帶利用的立法而改變。還有部分委員反對此種立法,原因是附帶利用根本不應該構成著作利用行為,無須特別立法。

事實上,無論是附帶利用或嘲諷或詼諧仿作,在現行的著作權法架構下,均可能透過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有關「其他合理使用」的情形來處理,之所以會新增這二種著作財產權限制的規範,主要在於現有的合理使用規定要件較為抽象,若能透過具體的條文規定使本即無須取得著作財產權人授權的行為「明確化」,也是一種對於創作活動的正面影響,可避免著作權人任意擴大行使權利所帶來的寒蟬效應。當然,我們可以理解著作權人對於草案條文不明確所帶來的疑慮,這也是智慧局承諾再重新檢討條文的原因。不過,原先立法的初衷,也希望著作權人能夠善解。

 

 

 

著作權法制自英國1710年安妮法案發展迄今300年的發展史,一直在商業氣息較濃厚的著作權人及相關利益團體的推動中前進,所以,大致的方向就是不斷擴大權利保護與延長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然而,社會上其實存在非常多類型的著作權人,甚至許多創作者或商業型態的出版社、發行商,本身就是最重要的著作利用人,著作權的保護與著作的利用,並不必然是二極的對立,筆者個人認為著作權法制的發展,已到到了必須正視社會對於著作權保護與著作利用多元需求的環境,由自由軟體、創用CC等運動,亦可觀察到不是所有的著作權人,都肯認著作權法在過去的立法模式是正確的。

筆者是在被網友歸類與智慧局相同的「一丘之貉」,其實不是那麼適合對於社會各界對於著作權法修法的批評提出回應,上述說法當然也不是「官方回應」,只是個人參與修法的看法。因為新聞傳播的力量實在蠻大的,似乎是一面倒的在反對著作權法的修法。而多數條文的修改或新增,筆者皆是持支持的立場,雖然條文未必滿意,若有機會能對於這些條文的修法或立法的原意做一些說明,或許有機會促成社會多方對於著作權法制該如何發展的討論。


Copyright IS-Law.com
由 賴文智律師 發表於 網路暨智慧財產權 | 引用 (0) | 閱讀(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