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文創暨智權管理


關於版主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0/11/17 00:20
博物館數位化的著作權法議題與展望(2)

張桂芳律師 

 

二、數位博物館典藏成金的關鍵

(一)建立/探求法律基礎以降低法律風險

從以上至少四層的法律評價,可知博物館館藏數位化流程與相關法律權利的存在、產生及推移,關係十分密切,其中一個環節於法律基礎上有所欠缺,將導致後續的利用受阻或者蘊藏訟爭危機,遑論實現典藏成金的願景。

 

在數位化流程為權利的順利「流動」先行佈局,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從原物件入藏實體博物館開始,館方即與相關權利人及數位化工程之執行者就物件之處分、使用收益權限、數位成果的權利歸屬與利用等,於數位化流程的各階段皆以契約明訂其權利義務。惟我國博物館於館藏管理制度中,通常未引進國外行之有年且成效良好的智慧財產權管理制度,相關權利歸屬及授權約定往往付之闕如,尤其對於建館較久卻又久不到館藏成為公共財的博物館而言,最頭痛的就是當初仗著彼此君子協定,心照不宣地開心入藏,現在館方所能掌握的只剩模稜兩可的曖昧文件,以及難以逐一追尋重談合作模式的繼承人(無論是香火繁盛或凋零,都有締約不易的難題)。於契約約定不明的部分,契約解釋除探求當事人真意此一最高指導原則外,著作權法亦為權利人先立下了第一重防護:「著作財產權人得授權他人利用著作,其授權利用之地域、時間、內容、利用方法或其他事項,依當事人之約定;其約定不明之部分,推定為未授權。(著作權法第37條參照)。

 

在沒有契約約定的情況下,為了平衡著作權利人與著作使用人的利益,著作權法亦設有諸多合理使用的規定,博物館通常最有機會引用著作權法第48條第2款(供公眾使用之圖書館、博物館、歷史館、科學館、4藝術館或其他文教機構,於下列情形之一,得就其收藏之著作重製之︰...二、基於保存資料之必要者。...)及第65條第2項:(著作之利用是否合於第四十四條至第六十三條規定或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以為判斷之基準: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為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二、著作之性質。三、所力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之比例。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作為護身法寶,惟只要數位成果一上網,就逸出了著作權法第48條的保護傘,至於第65條第2項規定如何適用於數位博物館相關具體個案,學說及實務上均尚未形成可供操作的判斷標準,不過再怎麼擴張解釋,如擬對數位成果進行加值應用,都無可避免地必須取得使用同意或授權,而難以主張合理使用。

 

(二)權利管理模式的擇定與實踐

由是可知,將智慧財產權權利管理制度導入傳統的館藏制度,將是建置數位博物館刻不容緩的課題與任務。綜合本文第一部份對數位化流程的法律解析,可以想像將一之(一)到(四)的法律評價基礎分別列為線性函數的各項參數,加上權利主體性質與個數等各類變數後帶入評價結果,則大部分的數位博物館可以在一個三度空間的模型中,以一點、一線、平面或曲面,或立體空間加以描述。最單純的數位化及釋出模式為: 掃瞄已公開發表逾50年的風景舊照,供線上瀏覽及下載(整個流程及成品釋出均不受著作權法保護);最複雜的模式則為影音博物館,委外進行數位化,建立影音資料庫,上傳經剪輯之短片供網路檢索瀏覽,利用人分別向館方取得短片或全片之授權,另為加值應用(在同一物件上就涉及複數且多種類的著作、必須取得各種著作財產權、有衍生著作產生、權利人眾多、通常還有肖像權、隱私權保護等問題、且須依加值應用者之性質及需求,分別與其訂立授權契約);而較常見的中間型態,則為以自然物件為館藏的數位博物館,例如植物博物館,館方以編制內的館員拍攝植物數位相片,將數位相片以不特定人為授權對象並保留部分權利的定型化公眾授權約款釋出,使用者可自行上網下載。

 

找到此一「定位」的目的,乃藉以設定適合的權利管理模式,以最具效率的作業程序及最精簡的周邊配備進行數位博物館的權利管理,同時對於數位成果的利用政策及必要的經濟上及法律上資源,加以相應的修正及調整,就如同醫生開出適當的藥方或選擇醫療手段之前,必須瞭解病人基本資訊並判斷疾病原因,同時考量病人對於醫療手段的經濟上及非經濟上之支付能力。具體而言,數位博物館在建置之始,就要知道「我是誰」、「我有/沒有什麼」、「我要做什麼」;接著進入「我要做的是否為我各項能力所及」、「如有不足如何解決」的思考;然後確定「我願意/我可以/我應該/我不得不跟誰進行對話」,當然最實際的結論將落在「我要付出多少成本」、「我要達到的目的是否值得如是付出」。

 

最後,權利管理的執行階段,仍有相當多必須考慮法律因素與手段。例如為了減少締約成本,大多數位博物館均寄望一紙授權契約範本即能行遍天下,且一體適用於整個數位化流程,但契約自由乃為私法自治的最高指導原則,在逐一量身定作授權契約以及定型化授權契約範本之間,仍有很多選擇空間,最重要的是契約相對人之間是否進行了「有效的對話」,是以當事人間遊戲規則模式與具體的約款擬定,仍須依授權主體、利用族群性質等市場性及經濟效益而為考量。至於公立博物館,除其行政法上之地位於授權主體、授權法律基礎及授權利益歸屬等尚待相關法令及配套措施予以徹底釐清(註3)之外,於數位化流程的權利管理實務上,更須一併考量其行政上及組織上的任務,館藏屬性、釋出目的等等,情況較為複雜;惟近年來由於大量政府資金的挹注作為強力後盾(註4),以及國家宣示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決心,博物館的數位化無異是給古典新生命,結合自然與人文的脈動,為文創輸出端注入豐富的素材,亦可帶動數位化科技及周邊產業發展,若能導入完善的權利管理制度,在可預見的未來,數位博物館的運作將愈臻成熟穩定,更現典藏成金的光彩。

 

 

                                                                                                                                          

註1:本文討論專注於具有一定蒐藏、展示、研究及教育功能,大致符合博物館學上定義之博物館及以此基礎發展之數位博物館,至於不以實體物館藏為必要之虛擬博物館、或以博物館名其數位資料庫或單位保存物件數位化者,法律觀點及分析或有所不同,並非本文討論範圍。

註2:除大家最關心的著作權法外,尚有商標法等智慧財產權法規、民法等基礎法規、文化資產保存法、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等特別領域的法令。

註3:請參考蘇欣怡,公立博物館數位典藏授權相關議題研究,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

註4:請參考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網站:http://teldap.tw/


Copyright IS-Law.com
由 張桂芳顧問 發表於 數位文創暨智權管理 | 引用 (0) | 閱讀(2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