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專業文章部落格

關於版主
站內搜尋 Search

專業部落格 Blog

全域分類 Menu

益思

2012/05/16 00:43
電影與投資—談有限合夥法制對國內電影發展的重要性(下)

 ◎闕立婷律師賴文智律師

 

二、由公司法制看電影募資可能的問題

 

由於前述特性,有部分電影製作團隊與投資人合作時,會依據投資人所提出之要求,針對特定電影直接設立新的電影製作公司,以保障投資人的投資。由公司法制的角度觀察,除投資人可享有賦稅上的優勢外,公司法上對於投資人有更多的保護規範,例如:公司法第228條要求公司編造會計表冊、229條會計表冊的備置等。公司的財務狀況較為透明,甚至股東可擔任電影製作公司的董事,就公司的業務握有經營權。惟這種一案公司的成立不僅與公司以「永續經營」的目的不符,適用公司法經常也造成電影拍攝團隊的困擾。茲簡單舉例如下:

 

1.      導演於公司成立前,初期以個人信用所募得的資金,事後如何轉換為公司的資本或負債?既有的公司法制為保護投資人及交易相對人,往往使導演在不熟悉公司法制或智慧財產權的情形下,被迫要「吃虧」以換得投資人資金的投入。事實上,因該等資金多年導演或團隊成員借貸而來,導演或團隊成員個人仍須負償還責任,如何在公司與個人責任間求取平衡,還是需要與投資人協商;

 

2.      就電影拍攝階段而言,若採股份有限公司之制度,則投資人若對導演或製作團隊不滿意,亦可能透過公司董事會運作的方式介入電影的製作、籌資等,影響整個電影的拍攝方向、製作成本、剪輯、權利銷售等,此亦非導演或製作團隊所樂見;

 

3.      投資人如何確保投資回收或認賠出場:並非電影拍攝完成,事情就圓滿達成,投資人需要的是在電影拍攝完成後,快速回收其所投資之資金,即令虧損,亦希望快速結算,但電影保護期間長達公開發表後50年,多數投資人不可能等公司慢慢結算獲利,更遑論若未有盈餘不得分配獲利,即令資產大於負債,因清算機制過於冗長複雜,自亦不可能透過公司法有關清算機制處理,如何在導演、製作團隊與投資人間進行良好的獲利分配模式,有時公司法制亦造成投資人無法快速退場的困難。

 

三、有限合夥制度

 

美國好萊塢電影的籌資模式,針對特定電影以類似專案契約的方式成立「有限合夥」,由導演或者其他電影團隊成員擔任該電影「有限合夥」的無限責任合夥人,投資人擔任該「有限合夥」的有限責任合夥人,以電影為標的,透過契約結合製作團隊與單純的投資人,也是常見的方式,甚至即使是大的電影製作公司,也會以此方式進行合作。目前台灣尚未引進「有限合夥」的組織型態,電影拍攝不得已「屈就」於現行的公司法制,確實也造成導演在募資時成本的增加與拍攝主控權變動的風險,使得導演與投資人間似乎處於一種較緊張的關係,對於國內電影長期發展環境並不是一件好事。本文以下先就有限合夥做一簡單介紹,次而論述美國好萊塢電影產業以有限合夥的方式運作的優點,供各界酌參。

 

(一)  有限合夥的介紹

 

有限合夥是由一個以上的普通合夥人以及一個以上的有限合夥人所組成 。普通合夥人就有限合夥的債務於有限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負連帶無限清償責任;有限合夥人則以其對合夥的出資額為限,負有限責任 。有限合夥人就合夥事務只有少數的監督控制權,合夥事務的經營決策權限在於普通合夥人。一旦有限合夥人參與業務之經營時,其將喪失有限責任的利益。

 

有限責任向來被視為是公司組織的一大特性。但有限合夥的出現打破了傳統合夥、公司之間一分為二的隔閡。同時,有限合夥仍保有合夥組織經營彈性的特點,合夥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皆以契約為主,法規範是作為任意性的補充角色。亦即有限合夥可說是傳統合夥以及公司制度優點的結合。

 

(二)  有限合夥在電影產業運作的優點

 

美國好萊塢電影的製作模式,無限責任合夥人由導演、編劇、演員等與電影製作有關的工作人員擔任,投資人則是擔任有限合夥人。投資人於投資時,與無限責任合夥人簽訂合約,就電影的行銷、製作、利益分配。

 

相對於前述提及電影拍攝、募資以「公司法」進行規劃,「有限合夥」同樣可作為一獨立的權利義務主體,導演或主要製作團隊成員對外負無限責任,不影響其原有對外之借款活動,且可直接透過契約約定將「有限合夥」成立前與電影有關之借款及相關製作活動成果歸於該「有限合夥」,不像公司法會受到資本三原則之限制;電影拍攝進行過程中,單純的投資人亦不得因其投資而隨意介入電影拍攝的決策,否則,即會喪失其有限責任的利益;電影投資回收,更不用依據公司法制進行獲利分配或財產清算,可以透過契約直接就電影後續的利益進行安排,有些投資人要早期退出,可以只計算首輪上映票房的利益(或虧損認賠),有些投資人看準長期穩定收入,可再等待電影後續陸續的發行或版權銷售的利益(或不利益),退出的方式及時間點,只要一開始透過契約約定清楚即可。投資人會有一個明確可預期的停損(停利)的時間點及方式,即不需要過度依賴傳統大陸法系的公司法制予以保護。

 

事實上,這些電影的投資人,多半是真正的「商人」,而不了解風險的「農夫」,透過契約的交易安排,透過最有彈性的方式個案運作,正是電影這種投資最迷人之處,也是有志拍攝電影者,在其募集資金時,維持其個人對於該電影最終負責,但也握有絕對主控權的最佳選項。

 

四、結語

 

承前所述,電影產業的生產模式原則上是專案式,從影片最初的投入要素到各項專業人才的聚合,皆是透過市場的交易而臨時籌措,各成員面對的基本上是一次性的交易而非重複性。維繫彼此合作關係並協調、整合這些資源的方式是透過各種型態的契約或協議,而非組織模式。由於電影具有成敗難以預測的特性,使得電影製作成為一種冒險的生意。各參與者在專案計畫的初期,面對非常高的不確定性,導致契約設計及融資的複雜度提高。對於電影產業而言,其組織型態應盡量落實契約自治原則,使得電影業者與投資人之間可以契約自由地訂定約款,以達彼此利益的最大化。

 

我國公司法規受限於以往以強行法規為主,不許當事人間任意變更其條款,以期規範之整齊劃一,對於電影業者而言,固然以此方式成功募資、拍攝完成者所在多有,但亦存在更多電影工作者及投資人,是勉強適用一個不是最符合雙方需求的公司組織型態。若能在法制上提供「有限合夥」這樣的選項,讓適合的人穿適合的衣服,相信會鼓勵更多的電影從業人員及外部的投資人,長期、穩定投入電影的創作。期待政府組織再造後的文化部除了在電影拍攝、劇本等補導、獎勵或是銀行貸款的保證或利息補貼外,能夠正視導入「有限合夥法」對於電影產業發展的重要性,協助推動「有限合夥法」之立法事宜。

 

電影與投資—談有限合夥法制對國內電影發展的重要性(上) (下)  

 

同系列文章

 

 

 


Copyright IS-Law.com
由 闕立婷律師 發表於 綜合專業文章部落格 | 引用 (0) | 閱讀(2871)